澳门新葡亰集团手机网站


Tang Yijie:真诚做人做学问
图片 1
知名评书法艺术术大师单田芳亡故 享年85虚岁

韩寒(hán hán 卡塔尔国:给自身写个影视商议

韩寒:我拍电影路数怪,别人监制不了我。记者:所以韩寒电影和韩寒小说的气质是统一的。

摄影师在布灯时,韩寒在采访间的角落抽空吃面,一个来找他的工作人员慌慌张张地闯进来,误把背对她的摄影师当成了韩寒。看到这一幕,还在嚼着面的韩寒在角落笑了,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啊?

【本来预定了当面采访,最后未成行,改为电邮采访。
韩寒一一作了回复,可惜,许多访谈内容,相信是版面关系,没有呈现出来。相比之下,韩寒的答复更有看头,所以还是贴出来。
提纲里,希望韩寒谈下导演经验,列个导演十诫之类的东东,他的答复是——“我觉得没有办法去做一个‘十个经验八个教训十六个应该七个避免’等教条式的举例。因为我有我的真实感受,这些感受是脱口而出的,更多的是细节,比如下次拍群演的戏时候我千万不能让人穿细条纹衣服,下次多留一些时间把全景声做了啦等等等等。这要说坚持什么,摒弃什么,拥有什么等等等等,我自然也没问题,但肯定都是经过思量的内容,并非直觉所至。我相信朋友们也不愿意看到‘拥有情怀,坚持初心,摈弃纷扰’这种话。】

一部电影,一本书,一个App杂志纸质书,韩寒在7月会赚很多。而作家荞麦认为,尽管对韩寒电影有很多批评,但在她看来,韩寒的电影有独特的气质可以打动人,这种气质是别人学不到的。

韩寒;电影;路数;道理;无期

作为80一代的文艺ICON,谁不认识韩寒?

韩寒有四个梦想,前三个是成为科学家、好的作家、冠军车手。2014年,他的第四个梦想成真了,那就是拍电影,交出的答卷是《后会无期》。他说,拍电影是自己跟世界对话的另一种方式。尽管《后会无期》亦如韩寒的小说与杂文,淋漓而下。但现在的他,跟世界对话的方式,的确发生了改变,更柔软,更沉着。

韩寒;电影;执行;无期;App

图片 1

他就像电线杆上的小广告,长在你的视线里,黏在你的生活里。但就像所有人都看到小广告,却从来不知道广告上的手机号主人长啥样、干这行正经历或曾经历过什么故事一样,所有人都知道韩寒写书、赛车,办过《独唱团》、正在经营着一个,好事者甚至还在津津乐道于他与方舟子的嘴仗,但在ICON之外、作为一个普通80后的个体,他做每一步人生决定时是什么状态?第一场赛车比赛时在第一个弯道就冲出赛道时在想什么?叛逆、个性、风格这些标签背后生活里是怎样的性格这些简单的问题,又似乎十分无解。

在意输赢
张悦然说,韩寒是她见过变化最少的人。韩寒身边的许多小伙伴都这么认为——《后会无期》宣传统筹张冠仁说,“在我眼里,韩寒骨子里始终是那个上海亭林镇亭东村村头热爱摩托、喜欢追风、每天要洗头的不羁少年”,大众333车队经理叶勇说,“我们总是一起玩,踢球、打《使命召唤》、赛车……我们好像还过着一种高中生活。”

韩寒App“ONE”执行主编谈《后会无期》

韩寒:我拍电影路数怪,别人监制不了我。

这个时候,又有谁认识韩寒?

韩寒也还是那么在乎输赢。“ONE”App执行主编小饭说,韩寒喜欢表现得举重若轻、满不在乎,但其实他“太争强好胜,太喜欢赢了”。对此,韩寒自己也深以为意。2012年,时为斯巴鲁车队的韩寒斩获国际组冠军,赛后对记者说,“我在乎输赢,我参加比赛就是要赢!”

“韩寒肯定还会继续拍电影”

韩寒导演的电影《后会无期》7月24日上映,首周末已斩获2.85亿元票房。从开拍至今,《后会无期》一直因为“韩寒”这个名字而备受关注。影片上映后,大部分人对于这部韩寒电影处女作表达了支持,但针对影片的争议话题也越来越热。近日,韩寒在广州接受媒体专访,谈到了对于影片本身的遗憾,也亲自回应了各种争议。

感谢《后会无期》,它绵长的制作周期、200人的制作团队、必要的高频宣传活动,把韩寒从小众的赛道上搬到了更大众的银幕前,从微博上小野的萌照和金句后揪出了他的肉身,通过拼贴冯绍峰、陈柏霖、袁泉、制片人方励、路金波、文学策划魏君子、剧组宣传张冠仁、一个执行主编小饭、大众333车队老板夏青的语言,以及记录《后会无期》拍摄过程的《告白与告别》一书,我们或许在接近一个不加定语修饰的韩寒。

对电影,韩寒依然如此。在乎输赢,尽最大努力。

记者 石剑峰

谈创作:

但就像夏宇的诗一样,你要怎么形容橘子的味道呢?我们只能说有些味道像橘子。韩寒这只橘子,我们接近的,或许依旧只是他的味道。

《后会无期》制片人方励还记得,2011年的上海之行,他见到韩寒,也见到后者拍电影的决心,但韩寒也摆明:“我不会为了拍电影而拍电影,必须准备好了才动手。”但,韩寒究竟何时决定要拍电影?关于此事,版本众多。最早可以追溯到韩寒“很小的时候”,“我小的时候看《成长的烦恼》,那个时候我就有当导演的梦想。”《成长的烦恼》在中国首播,是1990年,那时韩寒八岁。但,韩寒自己在书里又说,“大概六七年前,我就开始希望自己拍电影。这个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写作者当车手不多见,但几乎所有的文艺工作者都对电影非常热忱。”这个“六七年前”,也就是2007、2008年的样子。2008年,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总计43.41亿元,五年后的数字将是217.69亿元,五年后的5月1日,方励、韩寒、韩寒的出版人路金波在上海确定拍摄《后会无期》。至此,韩寒的电影梦,终于找到了着落处。

一部电影,一本书,一个App杂志纸质书,韩寒在7月会赚很多。7月27日下午,尽管韩寒不会出现在徐家汇美罗城的大众书局,他监制的App杂志“ONE:一个”的第四本文集《不散的宴席》签售会还没开始,读者就已经把大众书局塞满了。书店隔壁是电影院,那里同样是年轻的观众等待着入场看韩寒的电影。美罗城的5楼,在这个下午都属于“韩寒”,即便他并不在上海。“ONE”的执行主编小饭在签售会开始前对早报记者说,《后会无期》不会是韩寒唯一的电影,“根据我对韩寒的了解,韩寒肯定还会继续拍电影。”

对于市场,对于票房,对于身为导演的能力,韩寒显然有足够的自信,这个不爱写剧本的新导演说:“你可以对这部片子有不同的解读,但我相信你没法说这是一部烂片。”

Part1:其实,他不是天才少年 电影梦从2008年就开始预谋了

但从2013年9月至翌年1月,韩寒一直在纠结剧本设置,对剧本会的印象是,“大家用嘴拍摄了数百部电影,我的剧本工作还是停滞不前,因为我没有找到感觉。”不过,对这部最初叫《东极岛少年往事》的电影,韩寒很清楚,它应该长成的模样——开拍前,他跟摄影师定下规则,不许镜头夸张进光,所以,它一定不会是印象中的公路片或青春片,所以,它也不会有火车、双脱手骑自行车,不会有悬崖边的呐喊、雨中的奔跑……“如果看到某个地方与别人的东西相同,我就必须要绕过去。”

徐家汇美罗城5楼昨天都是人,他们不是去看韩寒电影的,就是去参加韩寒监制App“ONE”签售会的。《不散的宴席》已经是“ONE”的第四本线下纸质图书,“ONE”的执行主编小饭说,四本书对应的就是“一年四季,春夏秋冬,一种轮回,是完整的一生。”“ONE”的线下纸质书,小饭透露,一定会继续做下去。有一种说法,“ONE”在书上赚的钱比App本身更多。“不是这样子的。”小饭昨天向早报记者否认了这个说法,“App现在已经有2000多万下载量,每年从它上面赚的广告费就有1000多万。”“ONE”没有做太多营销宣传,用小饭的话说,“韩寒监制”本身就是最好的营销方式,他并不否认韩寒号召力对“ONE”的市场影响。同样,昨天《不散的宴席》签售会上千读者,绝大部分也是韩寒的粉丝。

记者:听说《后会无期》从拍完杀青到后期制作只花了1个月,但大多数电影的后期制作都要花3个月到半年。为什么时间这么紧?一定要赶在这时候上映?

他真的不是说就天才少年,轻轻松松做一个还不错的电影,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情。方励

第一次做导演,新人身上难得的自信与自省,韩寒都有。他说,“我觉得我们是在拍电影,不是在拍马屁”。韩寒在片场,完全不像新手。贾樟柯惊异于他的导演思维,“节奏感很好,视野也宽”;路金波惊叹于他对拍摄的绝对自信,“一个镜头往前推一米还是推半米,一定是韩寒说了算,这个光到底亮度够不够,摄影师说够了,韩寒说等一等”。所以,作为处女作,《后会无期》的完成度,让很多人眼前一亮。因为,韩寒想赢。而前提是,他在文中的表态照进了现实,韩寒的确在尽力“做好自己”,希望对得起观众买的票。

在《不散的宴席》宴席中,也收入了韩寒的一篇短文《励志故事》,内容跟电影《后会无期》拍摄有关,记录了韩寒在电影拍摄第一个镜头前一刻的心情。韩寒在文中说,自己拍摄第一个镜头前的那个早上,“我居然又有第一次参加比赛的心情。”第一个镜头拍了很多遍,最后韩寒选了第七条。“这是《后会无期》的第一镜第一条。在我的眼前,这是一片黑暗,但事实上,它已经自己长成了。这个镜头会在电影里的中间部分,两个人开着车,窗外还有雪花在飘。你们看到电影就会记得那个镜头。”

韩寒:对。第一,我不想耽误比赛,我下半年有个重要的比赛;第二是我对电影在这个月完成的工艺质量有绝对的信心,我们无论是在剪辑还是其他各方面都想得很明白,我们的现场流程非常好,所以我可以用接近美剧的方法来做这部电影。

韩寒公开宣布过的三个梦想,写作和赛车都成了,拍电影这个梦想,从《后会无期》目前的口碑和票房来看,显然也不出意料地成了。他的路太顺了,顺到人们下意识会用天才来形容他。但用韩寒的话来说,这有点结果导向论了。

君子豹变
从高中退学,到博客写作,到创办《独唱团》,再到“方韩之战”,韩寒的一次次转身,始终在加固他的叛逆形象。他曾在杂文里,这样勾勒自己,“我就像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是不会变的”。

昨天的签售会韩寒没到,小饭带着荞麦等7位“ONE”的作者参加签售会。“ONE”工作室的多位成员都在《后会无期》中露脸,小饭因为驾车去欧洲错过了拍摄。作为跟韩寒最熟的朋友和合作伙伴,小饭对早报记者说,“我们这些跟韩寒熟的人,对电影很多台词和情节都挺熟,这就是韩寒平时的讲话方式。”他用三个词总结了韩寒的电影:没故事,有情怀,搞笑。“熟悉韩寒和韩寒作品的读者知道,这是韩寒的三板斧,在电影里也是这样。所以有人说,电影不是他拍的,其实这真是韩寒的‘作家电影’。”
韩寒小说的一个特点就是比较碎片化,他小说里的影子在电影中都有投射。

记者:你说过想拍电影很多年了。电影一直是你的梦想?你想通过电影表达什么?

的确,《后会无期》的成功,才让韩寒身边的朋友们,开始后知后觉地渐渐记起韩寒为当导演进行过的努力。2008年,路金波要帮饶雪漫拍一个MV,韩寒自告奋勇来做导演,整来了一个60人、20辆车的剧组,最后自掏腰包超支20万拍完MV,完成真正意义上的导演处女作。路金波当时不解,现在回忆说,他是有预谋的。

但其实,韩寒还是变了。

小饭对早报记者说,即便和韩寒那么熟,电影中很多情节,在看第一遍的时候也不理解,“电影中很多细节,在我看来,也是韩寒刻意去营造的,比如沙漠里的蝎子,爆炸的火箭,很多人说偷汽车这个情节看不懂,其实我一开始也没看懂,但后来再看才发现,前面是有铺垫的。”电影中有很多跟情节无关的场面,但在小饭看来这恰恰是韩寒很想表达的内容,比如温水煮青蛙,他就是想告诉你温水煮不了青蛙。

韩寒:我不把它当成我的梦想,我不把我从事的职业和我所喜欢的当成梦想。如果你把一样东西当梦,你在做这件事时就有可能做不好,因为你会过于敬畏、过于崇拜,恐高。就像你喜欢一个女孩子,如果你把她当个普通女孩子,有可能很容易就追到她,但一上来你就把她定义为“女神”,就会给自己造成心理上的难度。对我来说,拍电影就是一件想做的事。小时候我就想做3个事:成作家、去参加比赛,还有拍电影。

摄影师廖拟原来是韩寒的球友,后来韩寒让他把电影学院的同学都找来,一起踢球、打台球、吃宵夜,那时候就开始嘀咕灯光什么的了。

2009年后,他开始减少博客写作,越来越少对公共事件发表评论。2010年,韩寒的女儿韩小野出生,意见领袖成了国民岳父,他的文字也渐渐柔软,《这里会长出一朵花》记他和女儿的生活小事,在文章最后,他写道:“我想,所谓教育,也许就是这样,爱与耐心,加上孩子能明白的方式。这世界不是那么好,也不是那么坏,但这世界上的很多东西不能只用好或者坏来形容。初秋,已经开始吹起凉风,但此情此景能温暖一切。”
“我不愿意重复自己”,这是韩寒在媒体前,最常出现的一句告白。他认为,这世上有三种形式的表达:第一,受限于他人的表达,第二,完全自我的表达,第三,仍是为他人而表达,表面上近似第一种,但实质是,消去自我立场,更准确地描述所见的世界。现在的韩寒,将第三种表达,视作“更高的境界”,在拍电影这件事上,他希望做到“消我”——“把这个我消到最底”。虽然人们普遍认为,陈柏霖、冯绍峰、钟汉良这三个角色加起来,等于一个韩寒,但韩寒对《后会无期》引以为傲的一点却是,电影几乎没有自我经历的投射,值得高兴。可即便如此,我们也必须承认,韩寒在《后会无期》中,体现了克制。比如,袁泉打台球一幕。韩寒说,原本是三分钟的一镜到底,可最终,还是放弃了长镜头方案。从成片看,画面多中近景,特写切得克制。尤其冯超峰转身远去,下一镜坚决不给袁泉——抒情沉着,导演收住了炫技之心。

尽管电影在小饭看来是满满的“情怀”,但也通过这部电影,“我们可以看到韩寒其实是挺悲观的,比如他说,狗的寿命是14年,但还是要比情义长。”《小时代》已经拍了三部,小饭认为韩寒的电影之路不会“后会无期”,“根据我对韩寒的了解,韩寒肯定还会继续拍电影,《后会无期》不可能是他唯一的电影。”

记者:你觉得电影中的表达方式,和你写杂文、写小说有哪些不一样?

从正式有拍电影的决心开始,到2014年初影片正式开机,在所有被吊着胃口和档期的朋友们眼里,这几年时间的韩寒看起来一如既往地恣意随性,但就像路金波的恍然大悟一样,韩寒的导演的自我修养其实已经在悄然进行。

当然,《后会无期》最为人津津乐道的部分,是片中的金句。也因此,韩寒招致了不懂电影的批评。还是袁泉打台球那幕。袁泉和冯绍峰两两相望,起初二人之间的距离是两个中袋,最后成了两个底袋——人物站位随叙事与情绪的次第展开而变化——这,正是在用画面说事儿。问韩寒,怎么看《后会无期》上映后,出现的“传统电影思维已死”论调?他说,“我觉得,每年都会有人感叹‘XX已死’。我听过诗歌已死、小说已死,甚至文学已死、摇滚已死、民谣已死、纸媒已死等等等等,这些说法就是一些空词的堆砌,个人小情感的抒发,希望自己在时代变迁里能说出些假装高瞻远瞩的话,期待自己能制造出一个伪文化概念而已。不要被这些文字小猫腻给迷惑了。‘XX已死’只是类似那种‘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别低头,王冠会掉,别流泪,坏人会笑’之类过时QQ签名档的文化人士专业版。”

而作家荞麦认为,尽管对韩寒电影有很多批评,但在她看来,“韩寒的电影有独特的气质可以打动人,这种气质是别人学不到的。”

韩寒:不一样。我可以将脑海中想象中的东西通过音乐、画面和剪辑呈现出来,我希望呈现出自己觉得比较独特的叙事风格。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这就是我的叙事风格,小说也是这样。我以前的小说有授权给其他人拍过,但事实证明只有我能拍我的东西,只有我了解自己的气质、自己的方式。

行政统筹于梦也有类似的故事,那还是2010年的冬天,他和廖拟被叫到韩寒家,听了半页纸的剧本,然后韩寒问他们,拍出来时长是多少。我们说了个时长,他哈哈一笑说怎么跟他想象的不一样啊,他要再研究研究。这样的修炼甚至直到影片立项、开机后还在进行

只是,作为新导演,韩寒也会犯新导演常出现的问题,比如故事架构问题,比如角色弧光问题。方励说,《后会无期》在工业标准上,无可挑剔,但韩寒也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他在《告白与告别》中写道,“经历了这部电影以后,我觉得我要学的太多了……”

记者:第一次当导演,你没有找一个有经验的人帮你监制。赵薇当导演就找了关锦鹏帮她。

文学策划魏君子告诉记者,每次策划会,大家都按照公路片的模式讨论,韩寒每次都有很多想法和创意,但都会在下一次讨论里自己又给推翻了。魏君子一直对此不解,直到最后看到剧本才了解,或许,这是韩寒第一次做电影故意要做的功课,他需要了解各种,但不一定照做。

一棵全天候的树
韩寒用十个字总结《后会无期》,“忧伤与幽默,告白与告别”。

韩寒:可能我的路子比较怪吧,别人监制不了我。

韩寒并非天才少年的事实,让所有参与《后会无期》的工作人员莫名惊诧。但对他的老朋友、大众车队的技术总监海南而言,这早就不是秘密,一般车手总是周三周四就开始练了,韩寒总是周五才慢悠悠地来,大家总觉得他练得少,后来才知道他总在其他地方一个人练。

片中的少年一一告别了自己的少年时代,而对创作者韩寒来说,也像是在借此片告别过去的自己。韩寒承认,过去的博客写作,“可能浪费了我的才能以及时间”,虽然他觉得自己经做得足够好,甚至这个高度也未必能被其他人轻易越过,如今的他找到了更喜欢做的事情,比如拍电影。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