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集团手机网站

图片 3
在济宁想在Wechat交际圈里投广告要如何是好?

阿拉伯豪杰Sara丁:驱逐十字军 攻占圣城

从黄钺书牍分析丁卯前后马元章的安民护教

两封书牍内容透露出了四个重要线索:第一,黄钺对马元章为人也甚为信服,故将绝密的起义时间和过程都如实相告马元章。第二,黄钺担心哲赫忍耶教群中可能“有不明此义”者会影响“秦州举事”。第三,马元章仅仅是陇山村镇哲赫忍耶门宦的穆热什德,而无其他军政权力,黄钺秦州起义仍要争取马元章的支持,足见其在西北社会的影响。第四、第二封书牍末尾又专门提到他要将马元章“臂助热心”转告李树勋,可能暗涵“胁迫”之意,也可能表明马元章的确对于秦州起义持赞成态度。历史唯物主义的分析方法注重联系场域。如果把黄钺书牍提供的线索放置在当时背景中,从整体“事件过程”来解读,那么马元章对待辛亥革命的态度就明晰起来。

书牍;秦州起义;黄钺;马元章

哲赫忍耶创始人马明心 马明心的后代介绍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6-04-18/ 分类:历史名人/阅读:
哲赫忍耶创始人马明心
哲赫忍耶创始人马明心是回族人,他出生在甘肃陇南市,1781年农历3月27日在兰州城头被清廷人杀害,去世时63岁。
马明心教徒
马明心,字复性,早年丧父,跟着叔父一起生活,在6岁时进入清真寺学习阿拉伯文,9岁时跟叔父于1728年沿着青海

哲赫忍耶创始人马明心

哲赫忍耶创始人马明心是回族人,他出生在甘肃陇南市,1781年农历3月27日在兰州城头被清廷人杀害,去世时63岁。

图片 1

马明心,字复性,早年丧父,跟着叔父一起生活,在6岁时进入清真寺学习阿拉伯文,9岁时跟叔父于1728年沿着青海、新疆、中亚丝绸古道徒步前去麦加朝觐,途中突然遭遇风暴,导致叔侄失散,经过几次辗转,马明心最后流落在中亚布哈拉,居住在“伊斯哈格”道堂做事,在导师阿卜杜勤.哈里格.阿齐兹.米斯加吉的教育下,学习苏菲教义,履行道乘功修炼数年。在其期间先后去麦加朝觐11次,向一些着名学者请教,受益颇深。

1744年马明心经过中亚、新疆返回河洲,途径经过青海循化时,被当地宗教人士挽留讲授《古兰经》,之后马明心就在河湟地区开始传授哲赫忍耶学理,并接收门徒,讲经宣教。马明心吸收了嘎底林耶的修道,使修炼更为严密,在宗教礼仪方面,马明心主张简化宗教礼仪,宗教施舍要用在救济穷人身上,不能用不正常手段获得钱财,反对修建跟装修清真寺,一切以简化为主。

马明心的主张得到了穆斯林的支持,信众日益增加,威胁到华寺门宦的地位,引起了发华跟哲之间的矛盾。1762年华寺门宦第二代掌教人向政府指控马明心,马明心被迫离开,迁居在定西官川,来求道阿訇就有数百人,经过这些学生的多次传播,追随者日益增加形成了一个较大的宗教,被称为官川门宦,而马明心被称为官川阿齐兹,简称尊贵者。

马明心后代

马明心后代马元章,字光烈,号祯祥,原名马云鹏,是伊斯兰教苏菲主义哲赫林耶学派的第七任教主,经名为利牙顿丁,道号为素迪根拉.穆罕默德.努尔。公元1853年10月8日出生在云南。

图片 2

马元章是马明心的第四代人,马明心的长子马顺清是马元章的祖父。马顺清有五子,其中第三子马圣麟,马圣麟的长子马元章,次子马元坤,三子马云超,其中马元章从小天资聪颖,《古兰经》在18岁时就倒背如流,并且精通中国文史,使当时一些阿訇、长者惊讶,堪称奇才。

马元章在哲赫林耶派经历的反清失败遭遇中得到了深刻的教训,马元章尽量与官方调整好关系,以便取得立足之地。庚子年间,董福祥得罪了洋人,避居固原时,目睹了哲赫林耶派的兴起,感到不快,计划如何挑起事端,马元章一方面劝教民不要跟政府作对,另一方面直言董福祥不要轻举妄动,马元章向政府担保回族人民没事,从而改变了局面,稳定了人心。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土耳其参加了同盟国。而马元章以教主的身份致电袁世凯,虽然他与土耳其同信伊斯兰教,但是他会诚挚拥护中国政府的对外立场。马元章的行为让哲赫林耶派跟官方的关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经过20年的苦心经营,恢复、巩固与发展哲赫林耶派,使哲赫林耶派成为继马明心跟马化龙的第三次盛世时期。

马明心积累了很多的财富,拥有道堂7处。强调道堂财产属于宗教财产,只能使用在宗教事业上,任何人不准作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挥霍。

1920年农历十一月初七日,在甘肃海源发生了大地震,马元章在西吉遇难不幸去世。

二、出卒护教:卷入辛亥革命的哲赫忍耶民团

清末民初,哲赫忍耶门宦第七辈穆热什德马元章的“复教”方略对该教群有着深远影响。《陇右光复记》中收录了秦州起义领导人黄钺致马元章的两封书牍,表明黄钺深谙哲赫忍耶门宦及其马元章的宗教情结。书牍内容解开了宁夏辛亥起义间马元章“出兵灵武”之谜;还原了川军进入徽县时由地方民团对抗所引发的“毁回房屋七百有奇”的事件真相;也为兰州赵惟熙与天水黄钺“争夺”甘肃光复成果的历史疑案增添佐证。面对清末民初的时代大变革,马元章竭诚保持中立,坚守其“振兴教道”“惟在安民”的宗教主张。解析此事件对于认识当下哲赫忍耶教群有借鉴意义。>收起<
A />

窦建孝:《黄钺秦州起义》,《天水文史资料》第6辑,天水市金荣印刷厂1985年。

附件:从黄钺书牍解析辛亥前后马元章的安民护教.pdf

向天水:《黄钺传略》,《黄钺与秦州起义》,甘肃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

《世界宗教研究》 北大2011版核心期刊 中国人文科学核心期刊要览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 2013年第4期119-127,共9页

②哲赫忍耶是阿拉伯语音译,意为“高念”或“彰明”,故又称“高念派”或“高赞派”,自谓“明扬正道”,是伊斯兰教苏菲学理在中国西北地区形成的四大门宦之一。

“西北哲合忍耶教群乡土社会秩序的人类研究:基于国家权力与宗教权威的双重因素”(项目编号:13YJC850013).

第一,保护教坊民众。嘉庆十七年,哲赫忍耶门宦完成“平灵接续”后,灵州地区逐渐成为其教民最集中的区域之一。辛亥革命前夕,西北社会动荡,仁人志士为推翻清廷政府谋划革命,抛头颅、撒热血,前赴后继。同时,土匪频出、地方团练和腐朽清兵官员也打着起义旗号,乘机浑水摸鱼,干些打家劫舍,祸害乡里的事情。当时地方社会乡绅大多都拥有自己的“护卫民团”。宁夏一些豪绅甚至向知府庆隆、都司多伦岱提出过拨款筹建民团的事项。清朝时期,哲赫忍耶教群曾三次举起反清大旗而被大肆镇压,哲赫忍耶从马明心(教内称“道祖太爷”)时代的中国伊斯兰教苏菲教团的“身份”被锻造成一个具有高度认同的回民次级群体,而这种认同在马元章时代达到了巅峰。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为了保存哲赫忍耶教坊教民免受迫害,维护其在教群中的“权威”形象,马元章结农为兵,筹备防卫,静观其变,适时出击也属合理。根据“宣统三年十二月初八日(1912年1月26日,作者注)陕甘总督长庚致内阁请代奏电”称:“固原回绅马元璋谊切桑梓,禀明平庆泾固化道熙麟遣伊子马广武、马仁武等带乡团八百人堵击。”马元章“谊切桑梓”的行为,可能是黄钺在秦州起义前致函马元章时表示出极大尊敬和诚意的原因。在清裔总督长庚、布政使赵惟熙的重重监视下,作为秦州起义的领导人黄钺不仅向马元章告知了起义的具体时间,而且还告知了他联合川军入境秦州之事,这是关涉起义成败的绝密信息。黄钺对于马元章能如此信任,比较有说服力的理由应该是:黄钺极有可能深知马元章“出兵灵武”的真正目的并非为了镇压革命,而是保护教坊。至少在黄钺眼里,马元章是一位谨慎可靠,且以复兴哲赫忍耶宗教为根本目的人。

[1]西北民族大学 [2]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中心

关于马元章对待辛亥革命的态度,有三则事例可以补证黄钺书牍透露的信息:第一,辛亥革命胜利之后,马元章率众“由西吉滩到张家川之毛娃山,大干‘尔曼里’,祷念化龙,庆祝清廷灭亡,共和成立、哲赫忍耶反清胜利”。此事件在张家川基本上家喻户晓;第二,民国11年6月,时任国民军西北第一路军总司令于右任一行四人路过张家川,游览了宣化岗拱北,并赋诗留念。表明于右任早期曾与马元章有过结交,了解马元章对待“政事”的谨慎态度。此诗同1910年于右任赴沙沟劝说马元章赞助革命之事成印照;第三,民国二十三年正月,由国民党甘肃省政府主席朱绍良、陕西省政府主席邵力子、西安绥靖主任杨虎城、中央陆军第一师师长胡宗南、新编陆军第一军军长等宝珊等甘肃军政要员30人以及张家川76坊清真寺和其他163人共同所立的“马大、马三善人光烈光翿先生之神道碑”。碑铭记载:“辛亥革命之后,己末,滇军入甘激战天水城外,应付稍失当,皆足鱼烂全甘,波荡大局,大善人一以息事宁人为主,屹立如山,不肯举足为轻重,导扬和平,俱以先事。”这里的“滇军”在辛亥革命后“激战天水城外”,很可能指的就是川军将领李煜森,与上文王翼汝所言“拟派回绅丁某往和”相对应。实际上,民国政府在马元章逝世百日的追颂电文中对其有客观评价:“翼教弥诚,爱乡尤挚,排难解纷,宁人息事”。


:清末民初,哲赫忍耶门宦第七辈穆热什德马元章的“复教”方略对该教群有着深远影响。《陇右光复记》中收录了秦州起义领导人黄钺致马元章的两封书牍,表明黄钺深谙哲赫忍耶门宦及其马元章的宗教情结。书牍内容解开了宁夏辛亥起义间马元章“出兵灵武”之谜;还原了川军进入徽县时由地方民团对抗所引发的“毁回房屋七百有奇”的事件真相;也为兰州赵惟熙与天水黄钺“争夺”甘肃光复成果的历史疑案增添佐证。面对清末民初的时代大变革,马元章竭诚保持中立,坚守其“振兴教道”“惟在安民”的宗教主张。解析此事件对于认识当下哲赫忍耶教群有借鉴意义。

④孟国芳:《甘肃地区辛亥革命综述》,《黄钺与秦州起义》,甘肃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

书牍 秦州起义 黄钺 马元章

阿拉伯语音译,意为“祈祷词”,是哲赫忍耶每天晨礼和晡礼后必念的赞词。

马英杰[1,2]

见故宫档案馆编《辛亥革命时长庚、升允、彭英甲等致清内阁军机处文电》,《甘肃文史资料》,甘肃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马元章①是中国伊斯兰教哲赫忍耶②门宦(al-Jahriyyah,图片 3)第七辈穆热什德(murshid
图片 4,)③。教内称之为“大太爷”,“沙沟太爷”或“地震太爷”。清末民初,在西北穆斯林社会中有着重要影响。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成功后,10月22日西安举事,11月17日宁夏起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半壁河山变色,而甘肃清廷军政还高唱迎銮之说,派兵向陕西和宁夏方向进发,镇压起义。此时哲赫忍耶穆热什德马元章曾派二子马广武、马仁武带领团丁前往灵武参与“作战”。然而对于马元章“出兵”的原由,一直悬而未决,历史记载与教内口传相差较大。笔者发现革命党人黄钺在领导秦州起义前给“回绅”马元章写过两封书牍,后收集于1913年黄钺刊发的《陇右光复记》中。此书牍链接了马元章与宁夏、甘肃辛亥革命的各种关系,不仅对于重新认识辛亥前后哲赫忍耶门宦穆热什德马元章“出兵”谜团大有裨益,而且也有力的佐证了清廷布政使赵惟熙窃取秦州革命成果的事实。

一、史海钩沉:《陇右光复记》及其致马元章的两封书牍

对于“哥老会”的记载,众说纷纭,褒贬不一。参见《同治年间哥老会史料》,《历史档案》1998年11第11期刊;吴善中:《哥老会与光绪十七年“长江教案”》,《扬州大学学报》2006年11第11期刊;吴波:《清末民初甘肃哥老会述略》,《宁夏社会科学》2006年第3期等文。

⑨辛亥老人王火垣说“沙沟回族马元璋,用他的教民成立祟义军,赴灵武击高士秀、高登云。及到达时,高已离去,误伤良民多人。”参见王火垣:《宁夏会党起事》,《甘肃文史资料选辑》,甘肃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辛亥革命人士吕锡有回忆:10月24日(公元1911年12月14日),“复据河东帮统朱邦科报,沙沟马元璋督祟义团练回军兼道由同心城南山向河东猛攻,企图进据河东各地。除分兵设防,我仍包围满营。”参见吕锡有:《宁夏辛亥革命史略》序,《民国宁夏风云实录》,宁夏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根据秦州起义的时间推算,这是1912年2月29日黄钺写给马元章的书牍,叙述了清政府对回民及其哲赫忍耶的压迫,表明了辛亥武昌革命的成果及其甘肃所状况。黄钺决定于3月11日在秦州宣布独立,建立甘肃临时军政府,并联合川军,“直捣金城”,希望马元章能“登高一呼,万山响应”。另外,黄钺还担心哲赫忍耶门宦教众中不明此义的人会“妄自惊疑”,请马元章向教众“明白晓谕,结成城之志”。第二封书牍内容如下:

马忠杰:《民间流传的马元章文句、话语选录》,《中国穆斯林》2008年2月。

昨专函奉告一切,计登青睐。兹接川军李司令煜森来函,伊军现抵白水江,不日到秦,随同进发。惟贵教大部分是否与弟一气联络,伊不得知,嘱令函告,以便照办。弟因此次和议,固合汉、回、蒙、满各组同胞,共襄盛举,自无有反抗之理。但恐贵教中或有不白此义者,尚乞于川军抵境时登高一呼,俾免疑恐。弟已将阁下臂助热心转达李司令矣。匆匆上言,不罄欲白。

Study on Ma Yuanzhang’s Apologetics around Xinhai from Huang Yue’s
Letters

⑧黄会是湟源人李旺在山东义和团成员裴道人的鼓动下,于1910年创立的反清团会。1911年6月,李旺等人另立“皇上”,预定起义,后因暴露被镇压。

清末民初,哲赫忍耶门宦第七辈穆热什德马元章的“复教”方略对该教群有着深远影响。《陇右光复记》中收录了秦州起义领导人黄钺致马元章的两封书牍,表明黄钺深谙哲赫忍耶门宦及其马元章的宗教情结。书牍内容解开了宁夏辛亥起义间马元章“出兵灵武”之谜;还原了川军进入徽县时由地方民团对抗所引发的“毁回房屋七百有奇”的事件真相;也为兰州赵惟熙与天水黄钺“争夺”甘肃光复成果的历史疑案增添佐证。面对清末民初的时代大变革,马元章竭诚保持中立,坚守其“振兴教道”“惟在安民”的宗教主张。解析此事件对于认识当下哲赫忍耶教群有借鉴意义。

我汉族苦满清虐政久矣,而贵教受欺凌尤惨。官有限制,无膺卿贰、督抚、监察之尊贵者。律栽:凡回民三人以上,持械同行者斩。其歧视之心,专制之酷,大率类此。人神同嫉,天地不容,孰不欲灭此而朝食之。故自武昌起义,各省响应,不数月间,而共和之局已定。昨北京来电,清帝退循榆关,巢穴已破,所未发者惟甘肃耳。今以鄙人庸陋,谬为统治所推戴不已,于本月二十三在秦州宣布独立,建设甘肃临时军政府,联合秦蜀,直捣金城。盖陕甘一日相持不下,即民国之统一难定,生灵之荼毒益深,迫于天人,激于公义,挺身为之,鄙人非有容心于其间也,皇天后土,实共鉴之。阁下居父母之邦,负善人之望,登高一呼,万山响应,复仇之义,自有同心。所虑贵教中或有不明此义,妄自惊疑,尚乞明白晓谕,结成城之志,鄙人实深依赖焉。

宣化冈是清末民国时期哲赫忍耶宣教的中心。由马元章、马元超于光绪十五年主持修建,葬有马化龙、马成龙等的头骨。后一直扩建,其占地面积曾达13200平方米,在哲赫忍耶教内具有重要地位。参见马国瑜:《宣化冈》,《张家川文史资料》,甘肃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马元章聪慧有智,阅历丰富,擅长交际。他与马福祥、马麒、马国仁以及哈密王沙木胡索特等头面人物都有密切关系。”英国传教士安德鲁(G.
F.
Andrew)于民国时期在甘肃调查伊斯兰教后写了《中国西北的“新月”》一书,其“回回的现状”章节中认为,哲赫忍耶总教长马元章与军阀马安良在影响西北政局上势均力敌,而执掌中国回族宗教权的要人则是马元章。由此可见黄钺致函联合马元章的道理所在。从哲赫忍耶门宦的发展历史来看,马元章时代是哲赫忍耶教群最具凝聚力的时期之一。按照哲赫忍耶教阶层级和组织结构,当时的马元章完全具备了“结民为兵”的能力。如若马元章真是“未能明辨时势”,维护清廷,“出兵”秦城“拒敌”,那么以他在陇上秦州的地利、人和之势,完全可以对“秦州举事”构成威胁。而黄钺的雄才之处就是他深谙马元章的“护教情结”。事实上,马元章自复教以来,始终坚守其“不近官,不信官”的原则,“精心投身于神圣而又细致的宗教功修,干着‘浮层’与‘究里’的事情”把传教、弘教,复教作为第一要务。他留下过这样的诗文:“交上接下无非振兴教道,登山涉水亦是救济死生”、“半生未曾亏人,两间惟在安民”。受云南汉学的影响,马元章从小就在私塾诵读四书五经,精通阿拉伯文和波斯文,是继马化龙之后对哲赫忍耶门宦发展影响最深远的人物。虽然“后马元章时代”的哲赫忍耶教群已由两支派分为五支派,但马元章对待伊斯兰教教理的思想、学说以及他为人处世的态度仍然成为当今绝大多数哲赫忍耶遵循的基本规则,甚至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哲赫忍耶教众的群体人格。

四旗梁子拱北位于吴忠市东北角,为清政府凌迟处死马化龙(教内称“十三太爷”)之地,也是其无头尸埋葬之处,后建有“八卦”阁楼,供教民谒拜。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