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集团手机网站


十七陵最后后生可畏座危陵越王墓修缮 后汉风格共存一门
图片 22
千年古城,花样邵园

晚清刺客汪季新

摘要:国破家亡无穷恨,禁得此生消受,又添了离愁万斗。眼底心头如昨日,诉心期夜夜常携手。一腔血,为君剖。

中国同盟会,亦称为中国革命同盟会,是中国清朝末年由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等多个团体集合而成的革命组织,1905年成立于日本东京。其组织网络遍布中国与世界各地的华人社区。其发动多次推翻清朝的起义活动,包括成功推翻清朝建立共和政体的辛亥革命。
同盟会主要由孙中山、宋教仁、黄兴、黄元秀、章太炎等人领导,由于其成员其包罗之众,自1906年以后就不断发生内争,包括个人的冲突、理论的不同与革命方略的歧见,特别是由于一连串武装起义的失败,更增加了内争的激烈性。辛亥革命后,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成为之后中华革命党与中国国民党之前身。
成立
1905年7月,在黑龙会领袖内田良平的牵线下,孙中山返回日本东京。孙中山在东京倡导筹备成立中国同盟会。
1905年8月20日,在东京市赤坂区头山满提供的民宅二楼榻榻米房,中国革命同盟会成立(后为避免日本政府反对,改名为中国同盟会),孙中山被推举为总理,黄兴等任庶务;除制定了《军政府宣言》、《中国同盟会总章》和《革命方略》等文件,并决定在国内外建立支部和分会,联络华侨、会党和新军,成为全国性的革命组织。
方针政策
同盟会的前身是湖南华兴会(黄兴、宋教仁、陈天华等)和广东兴中会(孙中山、胡汉民、汪精卫等),除此之外还有江浙光复会(章太炎、陶成章、蔡元培、秋瑾等)、科学补习所、青帮、洪门等多个组织参与加入。
同盟会确认其政纲是孙中山提出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十六字纲领;发行《民报》作为机关刊物(原名《二十世纪之支那》,为华兴会机关刊物,同盟会成立后在1905年易名《民报》)。
中国同盟会与孙中山设想的一个中华民国的政府组织一致:在总理下设行政部、立法部和司法部,这实际上是三权分立的原则。《民报》在章炳麟、陶成章等主编下,由胡汉民、汪精卫等执笔,与主张保皇、由康有为、梁启超执笔的《新民丛报》展开激烈论战,成为革命思想的重要阵地。
组织起义
中国同盟会曾在中国多处组织起义,试图推翻清政府。自1906年起,同盟会联合地方会党,先后发动了多次起义。1906年12月的萍浏醴起义是同盟会正式成立后发动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武装起义,是太平天国以后中国南方爆发的一次范围最大的反清革命,牺牲义军将士及其亲属逾万人。
分裂
同盟会在成立后不到二年即分裂,1906年,日本政府决定取谛中国留学生参加的同盟会,遂引起同盟会的留学生归国或继续在日本发展的争论,双方激辩不已,其中一名成员陈天华甚至以自杀明志,最后许多成员回到中国,但有的成员则选择继续留在日本,造成了第一次的分裂。
隔年,黄兴与孙中山因为革命旗帜问题而产生纠葛。宋教仁则对同盟会中许多事感到心寒,萌生退意,向孙中山请辞庶务干事长一职。宋教仁在日记里写到他对孙中山与同盟会的不满,并且有另谋发展之心。
同盟会的第三次重大分裂,是因光复会的陶成章、章太炎等人指控孙中山挪用会款的贪腐事件、私下接受日本政府政治献金6,000元与日本商人铃木久五郎政治献金10,000元。孙文收款后只留2,000元作《民报》经费,陶成章怀疑孙中山暗中捣鬼,遂指称河口起义所用军费不过一千多元,孙中山将各地同志的捐款攫为己有,家中发了大财。接着,陶成章纠集五六人在新加坡《南洋总汇新报》发表《同盟会七省意见书》,即所谓的《孙文罪状》。指责孙中山谎骗营私,在汇丰银行有巨额存款,贪污两万革命经费,有残贼同志、
蒙蔽同志、败坏全体名誉等三种十二项罪状,提出九条善后办法,要求开除孙文总理之名,发表罪状,遍告海内外,但是孙中山与其支持者则坚决反对,双方僵持不下,互斗激烈,章太炎与光复会等人选择退出同盟会,孙中山与汪精卫、胡汉民等于南洋另组总部,在1907年同盟会几乎瓦解。所以1907年后的起义究竟要算在哪个组织上,至今仍是争论不休。
1907年,日本政府受清廷压力,以一万五千日元请孙中山离开日本。总和临行前日本政府和财团向他赠款2.3万日元。当时日币200元日币相当于现在一千万。
相当于现今11亿5千万日币台币2亿8千万台币。
1912年1月陈其美命令部下蒋介石对陶成章执行暗杀。蒋介石对刺杀陶成章一事欣然受命,并将刺陶之事载入自己日记。
辛亥革命后
武昌起义爆发了全国规模的辛亥革命,同盟会本部由日本东京迁至上海;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再迁南京。
有一些人并不赞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对孙提出的平均土地更有人反对。1912年8月7日,在宋教仁的组织下,同盟会、统一共和党、国民公党、国民共进会和共和实进会联合在北京成立国民党,孙中山为理事长、宋教仁为代理事长。而章炳麟等人则与黎元洪组建共和党。

我不需自己写,下面一些摘录可以反映出那场革命被人忽视的一面。

图片 1

一、革命告急

一.远距离的革命家

本可以大书特书的,就是他年轻时舍生忘死刺杀清廷头号人物摄政王载沣的壮举,无奈他后来“天字第一号大汉奸”的名头太大,模糊了这段英雄历史。“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仅知道他在狱中这两句诗的人,比了解刺杀经过的人多得多。

1908年冬,北京城接连举行了两次声势浩大的葬礼,一次是为光绪皇帝,一次是为慈禧太后。

关键句:“徒骗人于死,己则安享高楼华屋,不过是远距离革命家而已。”

更有意思的是,汪精卫刺摄政王的故事,在民间还演绎出了类似于今天八卦新闻的啼笑皆非的版本。我在小时就听过老辈人这样笑谈这件史事:汪精卫身怀利刃,埋伏于摄政王必经的桥下。摄政王骑马过来,汪精卫正欲出击,不料那马很有灵性,死活不近桥,任鞭子如何抽打也只在原地嘶鸣打转。众人顿知桥下有异,围桥搜查,于是汪精卫被捕。敢谋刺摄政王,必定死罪无疑,不想审讯中慈禧太后见汪精卫相貌出奇英俊,左看右看,竟舍不得杀他,只判了个无期……

在一片动荡中,三岁的溥仪登上了皇帝宝座,其父载沣为摄政王。在改元宣统的同时,载沣颁布了立宪的旨令,一直为慈禧所反对的顺应时代潮流、听上去可以为百姓带来好处的君主立宪制得以实施,专门为实施此项活动的各省咨议局,也纷纷挂牌成立。同时,张謇在上海,汤化龙在湖北,谭延闿在湖南,相继成立了宪政公会,民主的氛围一时热闹非凡。此时的满清朝廷似乎已没有以前可恶,而革命党提出的推翻满清的暴力流血的主张似乎也没有了必要:不流血就可以达到的目的,为什么还非要去拼上性命?于是,人们对革命党人的演讲不再那么义愤填膺,多数人望一望就走开去,听演讲的人寥寥无几,场面十分冷清。

       孙中山联合海外各派革命党组成同盟会,主张用暴力方式推翻清王朝,从1905年到1908年冬,同盟会已经发动了6次武装起义,但都相继失败。大批革命青年为此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梁启超等为代表的保皇党乘机批评革命党的暴力革命,尤其批评革命党领袖们,自己躲在安全的海外,却唆使别人在国内搞送死的暴力革命。1908年冬,梁启超在《新民丛报》上撰文批评革命党领袖们:“徒骗人于死,己则安享高楼华屋,不过‘远距离革命家’而已”。梁启超批评革命党领袖的“远距离革命家”作风,批评他们唆使别人送死而为自己谋取名利的作法,一时在海外华人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掀起了一股批评革命党领袖的风潮。
    同盟会内部也出现了反孙中山的运动,一些人主张“革命之前必须先革革命党之命”。反孙派攻击孙中山主要在两个方面:第一是批评孙中山近似于独裁的领导作风,说孙中山“办事近于专横,常令人难堪”,第二是批评孙中山不公开革命经费的使用情况,不少人怀疑孙中山将革命经费挪作私用。
    1907年日本政府“请”孙中山出国时,日本朋友公开赠送孙中山的赠款就有20000余日元(当时普通日本工薪阶层的月薪不过二、三十日元),而孙中山只给《民报》留下2000元经费,其余自己全部带走,使《民报》经常陷于经费拮据的苦境。1908年冬,《民报》主编章炳麟和孙中山诀别,章炳麟说:日本人向孙中山赠送的赠款,本来是赠送给革命党的革命经费,孙中山却把这些钱当作赠送给他个人的私人赠款使用。章炳麟批评孙中山这种作法“实在有损我同盟会之威信,而使日人启其轻侮之心”。

拂去历史的尘沙,近百年前的那一幕是如此壮怀激烈。

是时,同盟会先后举行了萍浏醴起义、潮州黄岗起义、镇南关起义、安庆起义等大小10多次起义,数以万计的年轻生命,换来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二.垂危中华大地上的各种政见和力量角逐

先来看刺载沣的背景。在孙中山和同盟会的组织领导下,到1908年冬,反清革命者已发动了八次起义,分别是1895年广州起义,1900年惠州三洲田起义,1907年5月潮州黄冈起义,1907年6月惠州七女湖起义,1907年9月钦州防城起义,1907年12月广西镇南关起义,1908年3月广东钦州、廉州起义,1908年4月云南河口起义。

梁启超攻击革命党的领袖们,说他们自己躲在安全的海外,却唆使他人在国内搞送死的暴力革命,说他们是“徒骗人于死,己则安享高楼华屋,不过远距离革命家而已”。梁启超批评革命党领袖的“远距离革命家”作风,批评他们唆使别人送死而为自己谋取名利的作为,一时在海外华人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他们掀起了一股批评革命党领袖的浪潮。

    由于清廷已经宣布预备立宪,1910年4月25日清廷法部按照文明国家之法,开庭审理汪精卫行刺未遂案。汪精卫在被告席上昂首挺胸,慷慨陈词地宣读了他即时写成的四千余言的供词:“本名汪兆铭,别号精卫。前在东京时为《民报》主笔。生平宗旨,均刊登于《民报》,不再多言。孙中山先生起事兵败后,我决心炸死载沣以振奋天下人之心。。。”。汪精卫和黄复生在法庭上不但没有招供党,反而争著说自己是行刺的主谋,希望以此来为对方减轻刑罚,令在场人士十分感动。
   看到汪精卫和黄复生视死如归,保护同志的常烘,肃亲王意识到:革命党人行刺的目的就是玉石共焚、杀身成仁,他们早已作好“薪尽饭熟”的献身准备。杀了他们不仅不能吓倒那些不怕死的革命党人,反而会激发民众对清廷的憎恶和反感。本来加害皇族是满门抄斩的死罪,但肃亲王决定从轻发落汪黄二人,以安抚天下人心。摄政王载沣最初主张立斩汪黄二人,但经过肃亲王的反复劝说,同意从轻发落汪黄二人。1910年4月29日,清廷以汪黄二人“误解朝廷政策”为由,免除汪黄二人死罪,判处二人永远监禁。
    汪精卫接到免死的判决时,有捡来一条命的感觉。汪精卫入狱后,肃亲王亲自到狱中看望汪精卫。汪精卫以前以为清廷的官员都是愚钝无能的昏官污吏,没想到肃亲王肯屈身访问他这个囚犯,而且以礼相待,谈吐文雅,让汪精卫十分吃惊,也很佩服肃亲王的见识才干。后来人们问起汪精卫对肃亲王的印象时,汪精卫说:“一位了不起的政治家”。

新时代的潮水,一浪一浪冲向腐朽不堪的清王朝。

同时,同盟会内部也出现了分裂和反对孙中山的运动,提出“革命之前必须先革革命党之命”,矛头直指孙中山。

    肃亲王说:“汪先生在《民报》的篇篇大作,我都拜读过。汪先生主张中国必须自强自立,改革政体,提倡民众参政,效法西方立宪,这些与朝廷的主张都是一致的。目前朝廷正在筹办预备立宪,建立国会让民众参政议政,这些不正是先生所争取的革命目标吗?”
    汪精卫反论说:“我们革命党人所主张的绝不是立宪,而是要推翻封建专制,实行三民主义。亲王既然读过汪某在《民报》上的文章,对汪某的革命主张应有所了解。”
    肃亲王说:“你们革命党的确有很多杰出的主见,但你们也应该认真倾耳听听我们的看法。说实话,我认为‘三民主义’是一种见识偏狭的理论,不能成为今后中国的指导理念。为什么要宣扬灭满兴汉?这样宣扬民族仇视能够使中国实现五族协和吗?为什么要搞平地
起风波的流血革命,我们不是已经答应实行宪政,让各种政治主张都有实现的机会。用和平的宪政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不是比用多量人命财产损坏的革命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更好吗?邻国日本不正是君主立宪的成功榜样吗?”
   汪精卫反论说:“我们主张革命的时候,很多人用日本君主立宪成功的事例来反对革命。但日本明治维新,是西乡隆盛用武力从幕府手中夺来的政权,绝不是幕府微笑著把政权交出来的。现在中国搞君主立宪,并不能解决长年的腐败弊害,而且把国会作为民权的支柱不过是一种幻想,国会只不过是君主的傀儡走狗而已。只有民主革命才是救中国的唯一道路。”
   肃亲王说:“中国的政治十分复杂,各种民意纷缠不一,改革政体岂能操之过急?螳螂在前,黄雀在后,列强不是在觊觎著我们吗?不忍不谋则乱,还请汪先生三思。”
   汪精卫和肃亲王的辩论总是在两条平行线上,谁也说服不了谁。当年汪精卫正值年青的28岁,而肃亲王却是初老的45岁,但两人都对对方的才学见识产生了敬佩之心。肃亲王原想说降汪精卫为清廷效力,但见汪精卫革命志坚,也就没有再为难汪精卫。后来肃亲王不时来狱中看望汪精卫,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不是政敌,倒有些近似朋友的关系了。

然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垂死的清朝改善不了民生,抵制不了外侮,但其遍布全国的官兵,在*人民的反抗上还是有回光返照之力。这八次起义,全部失败,大批仁人志士倒在血泊中。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